相关文章

新疆喀什特警受伤治疗照片引发关注(组图)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zcynt.com/

  春天随笔: 真心希望你们在保护社会稳定的同时更加保护好自己!向当代最可爱的人致敬!

  我是刘蓉蓉:真正的男子汉!

  刘璇希望时光不老去:我男朋友也是特警,照片看得我好揪心!好心疼!

  新疆都市报讯 (记者如歌 通讯员崔岱 周涛摄影报道)这是微博和微信网友看到一张来自新疆喀什特警的照片后的感叹。

  这张照片于5月1日晚23时许上传至新浪微博,5月2日凌晨传至微信群。截至5月3日18时,该条微博阅读人数达67万次,转发人数797人次,评论人数278人次,1431名网友为其点赞。而在微信圈里,此条微博呈裂变式传播扩散。

  再往后“刷”,仅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,就有多人对此微信进行转发、评论。

  这名特警是谁?多大年纪?怎么受的伤?为什么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?…… 一大串的问题令记者夜不能寐。

  5月2日一大早,记者顺藤摸瓜找到了该微信的发表者—新疆喀什地区公安局政治部宣传科的崔岱。随着他的讲述,照片背后的故事展现开来。

  分享到

  “伤个指头是尕尕的事儿”

  这个手指被插了四根钢针的特警叫艾力夏特·吾斯曼,是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队员,大家习惯叫他夏特。夏特2015年25岁,他于4年前从新疆警察学院毕业后入警。

  2014年9月20日,驻扎在巴楚的夏特和队员们赴乡下执行任务。在搬运物件时,夏特的左手小拇指扭了一下,他感到了突来的剧烈疼痛。任务结束时已是深夜,返回巴楚县城后,他才注意到,受伤的左手已经肿得像面包,小手指已经不能弯曲。

  夏特悄悄去了巴楚县人民医院。医生对夏特的手部做了拉伸复位术,嘱咐他要休养恢复。但因队里人员少、任务重,夏特没有请假。再说,对经历过战友重伤、甚至牺牲的夏特以及每一个特警来说,“伤个指头就是件尕尕的事儿”,于是,夏特照常参加训练、执行任务。

  2015年2月,夏特随队回到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。几个月过去了,夏特的伤情并未转好,反而越来越糟。于是,他利用调休去了喀什地区人民医院。医生告知他,因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限,他的小拇指骨骼已严重畸形,可能会影响到今后的生活。

  不愿意离岗 选择在喀什治疗

  这个结果让夏特和战友们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展兆云内疚地说:“夏特很优秀,受了伤也没说,还一直和队友们参加高强度训练,唉,心疼!”

  崔岱回忆:“2013年时,我随队拍摄了一组特警队员戈壁滩鏖战高温的图片,其中的一名队员被队友训练摔打,他被腾空举起又被重重摔落在坚硬的戈壁石上,一声不吭,一脸坚毅。队员告诉我,他就是夏特。”

  战友们回忆,夏特在每一次备勤、巡逻和处突行动中都表现得非常好。在巴楚执行任务期间,他每天都要手持盾牌五六个小时。战友埋怨他:“疼了,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夏特憨笑着回答:“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再说大家都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。”

  其实,其间的疼痛之苦只有夏特自己知道,因为用力不能均衡,他举盾牌的手臂往往是麻木的,曾有多少次放下盾牌后,他疼痛难忍地就想一个人躲到没人的地方去流泪。

  医生建议他到乌鲁木齐的大医院去治疗,可夏特还是选择留在喀什治疗。因为他不愿意“离岗”,不想因为有小小的伤,就耽误新科目的训练。战友们像了解自己一样理解他,能做的就是在生活上给予帮助和照顾。

  医生为夏特制定了一个治疗方案:用4根钢针矫正变形的小手指,再用一个不锈钢支架固定4根钢针。考虑到会影响到平时的训练和生活,夏特坚决要求,只在晚上睡觉时装上不锈钢支架,白天只留4根钢针。

  医生对夏特说,如此治疗,最乐观地估计,也需要两个多月才能取下钢针看康复程度。同时不能再拉伤,否则前功尽弃。夏特也有过忐忑:万一小拇指残疾了,自己的特警生涯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?谈对象时对方会不会嫌弃?

  知道夏特受伤和耽误治疗的原因后,领导、战友、医护人员都是又心疼、又感动。人们从普普通通的夏特身上,再次看到了新疆特警负重坚守、勇于担当的群体形象。

  “五一”当天仍坚守一线

  4月末的一天,在夏特的队友再一次帮他取下不锈钢固定支架时,战友周涛举起手机,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这就是网友们在微博和微信上看到的那张只有手和钢针的照片。5月1日下午,在外出差多日的崔岱回到了喀什,偶然在战友的手机上看到了这张照片。

  “我看到照片的第一眼,就被战友的坚强和责任心打动了。我想让更多的朋友知道,喀什民警这样坚强隐忍,拼了青春、拼了生命守护着喀什的每一寸热土。我发微博的想法很简单,就是希望大家看了后也会一起去关心、祝福夏特,让他在关爱中得到慰藉,尽快好起来。可结果出乎我的预料,没想到全疆、甚至全国的网友都这么关心我们。我们被老百姓这份沉甸甸的关爱感动了,这是我们的力量之源啊!”崔岱激动地说。

  夏特是土生土长的喀什人,自小生活在一个民族大融合的大家庭里,他之所以特别喜欢夏特这个名字,就是因为各民族朋友叫起来都特别顺口,其中还有个“特警”的“特”字。

  记者问崔岱,“五一”那天,夏特在干什么?

  崔岱说:“那还用问?不是在巡逻就是在备勤,或是坚守在一线反恐处突的岗位上。”

  分享到

  游侠Xiaopeng: 这张照片可以用“触目惊心”来形容,当特警不容易,当新疆特警更不容易!

  春天随笔: 真心希望你们在保护社会稳定的同时更加保护好自己!向当代最可爱的人致敬!

  我是刘蓉蓉:真正的男子汉!

  刘璇希望时光不老去:我男朋友也是特警,照片看得我好揪心!好心疼!

  …………

  新疆都市报讯 (记者如歌 通讯员崔岱 周涛摄影报道)这是微博和微信网友看到一张来自新疆喀什特警的照片后的感叹。

  这张照片于5月1日晚23时许上传至新浪微博,5月2日凌晨传至微信群。截至5月3日18时,该条微博阅读人数达67万次,转发人数797人次,评论人数278人次,1431名网友为其点赞。而在微信圈里,此条微博呈裂变式传播扩散。

  再往后“刷”,仅记者的微信朋友圈里,就有多人对此微信进行转发、评论。

  这名特警是谁?多大年纪?怎么受的伤?为什么错过了最佳治疗时间?…… 一大串的问题令记者夜不能寐。

  5月2日一大早,记者顺藤摸瓜找到了该微信的发表者—新疆喀什地区公安局政治部宣传科的崔岱。随着他的讲述,照片背后的故事展现开来。

  “伤个指头是尕尕的事儿”

  这个手指被插了四根钢针的特警叫艾力夏特·吾斯曼,是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队员,大家习惯叫他夏特。夏特2015年25岁,他于4年前从新疆警察学院毕业后入警。

  2014年9月20日,驻扎在巴楚的夏特和队员们赴乡下执行任务。在搬运物件时,夏特的左手小拇指扭了一下,他感到了突来的剧烈疼痛。任务结束时已是深夜,返回巴楚县城后,他才注意到,受伤的左手已经肿得像面包,小手指已经不能弯曲。

  夏特悄悄去了巴楚县人民医院。医生对夏特的手部做了拉伸复位术,嘱咐他要休养恢复。但因队里人员少、任务重,夏特没有请假。再说,对经历过战友重伤、甚至牺牲的夏特以及每一个特警来说,“伤个指头就是件尕尕的事儿”,于是,夏特照常参加训练、执行任务。

  2015年2月,夏特随队回到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。几个月过去了,夏特的伤情并未转好,反而越来越糟。于是,他利用调休去了喀什地区人民医院。医生告知他,因错过了最佳治疗期限,他的小拇指骨骼已严重畸形,可能会影响到今后的生活。

  不愿意离岗 选择在喀什治疗

  这个结果让夏特和战友们有些猝不及防。

  喀什地区公安局特警支队副支队长展兆云内疚地说:“夏特很优秀,受了伤也没说,还一直和队友们参加高强度训练,唉,心疼!”

  崔岱回忆:“2013年时,我随队拍摄了一组特警队员戈壁滩鏖战高温的图片,其中的一名队员被队友训练摔打,他被腾空举起又被重重摔落在坚硬的戈壁石上,一声不吭,一脸坚毅。队员告诉我,他就是夏特。”

  战友们回忆,夏特在每一次备勤、巡逻和处突行动中都表现得非常好。在巴楚执行任务期间,他每天都要手持盾牌五六个小时。战友埋怨他:“疼了,为什么不说出来?”夏特憨笑着回答:“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,再说大家都一个萝卜一个坑儿的。”

  其实,其间的疼痛之苦只有夏特自己知道,因为用力不能均衡,他举盾牌的手臂往往是麻木的,曾有多少次放下盾牌后,他疼痛难忍地就想一个人躲到没人的地方去流泪。

  医生建议他到乌鲁木齐的大医院去治疗,可夏特还是选择留在喀什治疗。因为他不愿意“离岗”,不想因为有小小的伤,就耽误新科目的训练。战友们像了解自己一样理解他,能做的就是在生活上给予帮助和照顾。

  医生为夏特制定了一个治疗方案:用4根钢针矫正变形的小手指,再用一个不锈钢支架固定4根钢针。考虑到会影响到平时的训练和生活,夏特坚决要求,只在晚上睡觉时装上不锈钢支架,白天只留4根钢针。

  医生对夏特说,如此治疗,最乐观地估计,也需要两个多月才能取下钢针看康复程度。同时不能再拉伤,否则前功尽弃。夏特也有过忐忑:万一小拇指残疾了,自己的特警生涯会不会因此受到影响?谈对象时对方会不会嫌弃?

  知道夏特受伤和耽误治疗的原因后,领导、战友、医护人员都是又心疼、又感动。人们从普普通通的夏特身上,再次看到了新疆特警负重坚守、勇于担当的群体形象。

  “五一”当天仍坚守一线

  4月末的一天,在夏特的队友再一次帮他取下不锈钢固定支架时,战友周涛举起手机,将这一幕拍了下来,这就是网友们在微博和微信上看到的那张只有手和钢针的照片。5月1日下午,在外出差多日的崔岱回到了喀什,偶然在战友的手机上看到了这张照片。

  夏特是土生土长的喀什人,自小生活在一个民族大融合的大家庭里,他之所以特别喜欢夏特这个名字,就是因为各民族朋友叫起来都特别顺口,其中还有个“特警”的“特”字。

  记者问崔岱,“五一”那天,夏特在干什么?

  崔岱说:“那还用问?不是在巡逻就是在备勤,或是坚守在一线反恐处突的岗位上。”

  分享到

  作者:如歌 崔岱 周涛